上海代孕最新资讯
上海代孕婴儿哭应该要下公交车
上海代孕宝宝经常吃这些,危害
如何培养上海代孕孩子正确的竞
上海代孕宝宝渴了,需要在奶里
发烧对上海代孕宝宝有害吗?
夏季,上海宝宝能吹空调吗?
DHA过量不能使上海代孕宝宝
上海代孕方式可以根据自己需求
上海代孕这几年才逐渐被推广起
上海代孕避免热伤风
上海代孕妇产科手术后这些都不
上早教课对上海代孕宝宝有哪些
上海代孕宝宝为什么闹觉?
两个代孕宝宝的全职代妈为爱而
代孕宝宝得了痢疾?
代孕宝宝缺铁比缺钙更普遍更可
代孕宝宝牛奶蛋白过敏怎么办?
代孕宝宝米粉冲喂攻略都在这了
上海代孕宝宝爱看电视,是早教
上海代孕宝宝嘴里常有地图舌?
上海代孕妈妈吃什么食用油好?
上海代孕妈妈玩手机多坏处不少
上海代孕妈妈可以戴隐形眼镜吗
上海代孕宝宝哭对胎儿的影响
上海代孕宝宝矮了一截成驼背
给上海代孕宝宝喝酒会智力倒退
上海代孕宝宝吃完药就吐
上海代孕宝宝3岁以内缺锌不行
上海代孕宝宝吃完药就吐咋办
上海代孕宝宝裸睡到底好不好?
上海代孕宝宝有痰怎么办
上海代孕产妇感冒后可以吃什么
上海代孕让我们感觉到希望
上海代孕让家长感觉到放心
上海代孕相比来讲价格合理
上海代孕让当妈妈变成可能
上海代孕宝宝被虫咬解决方法
上海代孕圆了众多家庭的梦想
上海代孕宝宝夏天不能吃冰的?
让上海代孕宝宝变聪明的好机会
上海代孕宝宝长期不发烧反而不
上海代孕宝宝长不高有妙招
上海代孕宝宝夏天不能吃冰的?
上海代孕宝宝拉肚子可以喝奶粉
上海代孕宝宝都在喝无限极
上海代孕的流程都有哪些
代孕的种类都有那些
关于上海代孕妈妈要知道的事情
很多人都想知道上海代孕是什么
上海代孕宝宝睡眠不好,如何推
了解上海代孕婴儿婴语很重要
上海代孕孕妇吃苦瓜容易引起流
上海代孕孕妇夏季如何保胎
代孕公司帮助你实现作为母亲权
代孕公司新一代试管婴儿技术超
年轻生命的诞生就在代孕公司
从代孕公司开始拥有一个完整的
上海代孕宝宝YE要学功夫?
上海代孕宝宝的"小马牙"
上海代孕宝宝踮脚走路
上海代孕宝宝18个月补出肾结
上海代孕宝宝发烧要打针吗?
上海代孕宝宝打完疫苗多久能洗
上海代孕宝宝不能躺着喂
上海代孕宝宝喉鸣怎么办?
上海代孕宝宝不要太干净
上海代孕宝宝降临的瞬间
上海代孕宝宝腹泻怎么办
让上海代孕宝宝多吃点蔬菜
上海代孕宝宝长得好营养不能少
上海代孕宝宝睡着危险才刚刚开
羊水穿刺和无创dna哪个更准
上海代孕宝宝吞了硬币后
宝宝便秘问题如何破
上海代孕宝宝游泳时哭是正常现
宝宝出生后这项检查至关重要
代孕宝宝易惊醒
上海代孕宝宝吃糯米不好消化
上海代孕宝宝长牙了发烧不要急
谁说上海代孕宝宝只能吃稀饭?
上海代孕的需求量大
上海代孕技术怎么样
为什么去找上海代孕的机构
提高上海代孕宝宝的免疫力
上海代孕宝宝迟迟不长牙
上海代孕宝宝尿少是吃的不好吗
上海代孕宝宝智力发育的三个高
上海代孕宝宝睡觉流口水是为何
上海代孕宝贝多大才能吃橙子维
上海代孕宝贝尿尿健康吗?
上海代孕宝贝身体的5个奥秘
上海代孕宝贝你真聪明
上海代孕现在是可以培育出想要
上海代孕其实价格上面并不是无
上海代孕为了就是健康还有好的
选择年轻的人群上海代孕也是为
上海代孕的价格应该去咨询不应
上海代孕其实都是选择的有知识
让上海代孕宝贝春季远离便秘
上海代孕排行
搜索

上海代孕母亲的熟人

2015-8-26 14:13:27      点击:

故人


松浦把毛领皮夹克脱下,挂在椅背上,环顾店内。“都年底了,还照样开店啊,连除夕都开?”


“是的。”


一听友彦这么回答,松浦微微耸肩,笑了。“真是遗传。那小子的爸爸也一样,主张大年夜开店开到晚上,说什么年底正是低价买进压箱宝的好机会。”


这还是友彦头一次从桐原以外的人口中听到他父亲的事。


“桐原的父亲去世时的事,您知道吗?”


友彦一问,松浦骨碌碌地转动眼珠看他。“亮没跟你讲?”


“没说详情,只提了一下,好像是被路煞刺死的……”


这是他好几年前听说的。我爸是在路上被刺死的——对父亲,桐原说过的只有这么多。这句话激起了友彦强烈的好奇,但不敢多问,桐原身上有一种不许别人触碰这个话题的气场。


“不知是不是路煞,因为一直没有捉到凶手。”


“原来如此。”


“他是在附近的废弃大楼里被杀的,胸口被刺了一下。”松浦的嘴角扭曲了,“钱被抢走了,所以警察以为是强盗干的。他那天身上偏偏带了一大笔钱,警察还怀疑凶手是不是认识他的人。”不知道有什么好笑,松浦说到一半便邪邪地笑了起来。


友彦看出了他笑容背后的含意。“松浦先生也被怀疑了?”


“是啊。”说着,松浦没出声,笑得更厉害了。一脸恶人相的人再怎么笑,也只是令人恶心。松浦脸上带着这样的笑容,继续说:“亮的妈妈那时才三十几岁,还算有点魅力,店里又有男店员,警察很难不乱想。”


友彦吃了一惊,视线再度回到眼前这人脸上。他们怀疑这人和桐原母亲的关系?“事情到底是怎样?”他问。


“什么怎样?我可没杀人。”


“不是,您和桐原的妈妈之间……”


“哦,”松浦开口了,似乎有点犹豫地摸摸下巴,才回答,“什么都没有,没有任何关系。”


“是吗?”


“你不相信?”


“哪里的话。”


友彦决定不再追问此事。但他心中得出一个结论,松浦与桐原的母亲之间恐怕的确有某种关系。至于和他父亲的命案有无关联,就不得而知了。


“警方也调查了您的不在场证明?”


“当然。警察很麻烦,随便一点的不在场证明,他们还不相信。不过,他父亲被杀的时候,正好有人往店里打电话找我,那是无法事先安排的电话,警察才总算放过我。”


“哦……”友彦想,简直就像推理小说。“桐原那时怎么样?”


“亮啊,那小子是被害人的儿子,社会都很同情他。命案发生的时候,我们说他跟我和他妈妈在一起。”


“你们说?”这种说法引起了友彦的注意,“什么意思?”


“没什么。”松浦露出泛黄的牙齿,“我问你,亮是怎么跟你说我的?只说我是以前他们家雇用的人吗?”


“怎么说……他说您是他的恩人,说是您养活了他和他妈妈。”


“是吗,恩人?”松浦耸耸肩,“很好,我的确算是他的恩人,所以他在我面前抬不起头来。”


友彦不懂这句话的意思,正想问——


“你们在说书啊!”突然间传来桐原的声音,他站在门口。